落葉歸根。

懶貓/雜食性/灣家人
圖文雙修,懶癌重症。

全職高手/韓葉

 

【灣家CWTK16】全職高手韓葉小說本《血痕》印調/11.30截止

★灣家估狗表單

【CWTK16】全職高手韓葉小說本《血痕》印量調查


►攤位名:笨蛋茄子交出你的錢包

【刊名】:《血痕》
【首販】:CWT K16
【作者】:懶貓
【封面】:懶貓
【攤位】:兩天皆報上,攤位待補。
【規格】:A5判左翻
【字數】:未定(大概2W↑)
【價格】:未定
【性質】:R18/原作半架空向/(葉修)吸血鬼設定有

封面:

★印量調查至11/30

►Plurk:http://www.plurk.com/NEKOshim0905
►E-Mail:susan102099@gmail.com
有問題都可私訊、寄信詢問。


【試閱】:(目前還未寫完仍會做修改。)

──鮮豔的殷紅色,順著脖頸流瀉而出,舌尖上的味蕾品嘗到甜香的氣息,濃稠液體順著食道滑落,飽足了口腹之慾,同時也讓身心溶於慾海之中。

猛地向前一踏,大漠孤煙就著一葉之秋的招式,順勢拆解並進攻,烈焰紅拳與對方銳利的却邪激烈碰撞,發出的傷害相同進而抵免。一葉之秋往後跳了幾步,輕抖戰矛發動連突技能朝前攻擊,大漠孤煙身軀一閃,躲過了對方的攻擊,但還未穩住身形時,一葉之秋揮舞冰冷的却邪,帶動大漠孤煙在空中劃過半圓弧,被擊翻的大漠孤煙因圓舞棍屬抓取類技能而無法受身做出反擊。

一葉之秋當然沒放過大漠孤煙那短暫無法起身的時機,周身的屬性炫紋隨著一葉之秋的攻擊動作,直朝大漠孤煙襲擊。大漠孤煙也不甘示弱,勇往直衝的伸拳打碎炫紋並攻向一葉之秋,配合著前踢。一葉之秋閃躲迎面而來的拳腳,蠻橫霸道的攻勢讓一葉之秋的血量唰唰下墜,就在此時一葉之秋顯露出微小的破綻,被大漠孤煙眼尖抓住,逮著機會發動技能朝要害攻擊而去。

看著血條在大漠孤煙的攻勢下削減為零,螢幕上呈現一片灰暗,轉播的大屏幕上,跳出了二字金色字體──榮耀,隨後重複輪放著團隊賽中最為經典的場面。

葉修摘下耳機,在隔音設備良好的隔間中,彷彿能聽到觀眾席爆棚而來的歡呼尖叫聲,嘴巴不自覺的抿了抿,知道是煙癮又起,趕忙站起身想出去抽一根菸,卻因為飢餓感而腳步踉蹌,差點跌坐回椅子上。餓了一個月,全身癱軟的感覺不怎麼好,牙齦犬齒的部分隱隱躁動,而空氣中滿溢著香甜的味道,葉修只覺得再待下去就快撐不住了,藉著桌子使力站穩後,離開選手席想衝出場外。

扶著牆想要提高腳速,卻因為飢餓的關係無法實行,腦袋裡像塞了超過噪音分貝的馬達聲,亂哄哄的吵雜著。而背後的汗水浸濕了上衣,大腦眩暈的仿若世界在旋轉著,進而腳步虛浮,只覺得腳下踩踏著的地板如失了彈性的軟墊,毫無重心。

「葉修!!」高亢的女聲從後方傳來,血液流動的聲音異常清晰,那股甘甜的氣味逐漸放大,葉修被後方來者抓住臂膀,尖銳的犬齒瞬間破蛹而出。

「沐橙……離我遠點……」葉修正在跟體內的本能抗爭,多年以來沒吸食到溫熱新鮮的血液,嗜血感覺被瞬間放大,蘇沐橙身體裡的鮮血讓吸血鬼體內因子渴望吸吮。

「不行!你現在的狀態我不能不管!」緊抓著葉修的衣襬,甚至伸出手臂到葉修嘴角位置,擺明就是要讓葉修吸食她身體裡的血液。

盯著手腕薄嫩的皮膚底下,青紫色血管若隱若現,葉修吞了口唾沫,卻還是忍住讓銳利的犬齒尖端割破肌膚,汲取新鮮血液。抬手抓住蘇沐橙的手腕,兩人都在廊上,如果被戰隊成員或其他工作人員撞見會難以解釋,趕忙閃身進入一間空的休息室裡頭。從口袋中掏出一包菸,抖出一根後點火,尼古丁的氣味順著食道進入肺部,體內的饑渴感有稍稍減緩,葉秋吐出一團白煙,重重的嘆了口氣。

一一向嘉世戰隊的成員們握過手,繼續留在台上接受贏的第四季聯賽冠軍的榮耀,接過獎盃的同時向在場觀眾高舉,底下的霸圖粉絲們爆發出偌大的叫喊,一同為霸圖戰隊奪冠分享愉悅激烈的情緒。

韓文清把獎盃交給戰隊的工作人員後,準備跟隊員一同去開賽後記者會,徒步經過某道門口,察覺有股菸草味從門縫飄出,登時停下步伐,想再細聞時那股氣味卻已消失,微蹙眉頭,看了一眼後不發一語的離開。

「葉修……」才想發話就被葉修食指抵在唇上的舉動嘎然而止。

「剛剛老韓路過。」身為吸血鬼的葉修聽力比別人來的好,幾百公尺外就聽見了腳步聲,還有心臟頻率穩重跳動的聲音,藉由步伐和心臟的頻率猜測出經過的是韓文清,「還有,別再勸我喝妳的血,妳會貧血的。」知道蘇沐橙想說什麼,葉修率先出口拒絕。

面對葉修此時拗起來的脾氣,蘇沐橙知曉她講得再多葉修也還是堅持原先的想法:「那你要怎麼做?」

「船到橋頭自然直,既然抽根菸還能緩解,就再拖個幾天吧。」蘇沐橙對於葉修的解決方案感到不贊同,但葉修不同意她所提議的,也沒法拿他怎麼辦,只能讓他暫時這樣處理。

「韓文清隊長如何?」沒想到蘇沐橙會提出這荒唐的意見,「燙!」菸灰因震驚而抖落燙到手臂。蘇沐橙把葉修感覺到韓文清路過的反應看在眼裡,雖是一閃而逝,還是讓她捕捉到葉修瞳眸裡散發渴求的想法,葉修沒向蘇氏兄妹隱瞞自己的真實身分,但沒想讓韓文清知曉他的特殊情況。

葉家身分特殊,家族的風氣也讓他保持了一貫的低調風格,各地裡都有像他們一樣的吸血鬼在人群中活動著,只是族群的長老們在久遠時代就訂下了不侵犯人類、不得吸食鮮血的條約。除了保護族群為的也是能在人群中共活,久而久之族人的階級層次越爬越高,就有了糧食來源。葉家以軍政為主外,分家方面的主人是大型醫院的院長,定時會供給族群所需分量的血袋。

若太久沒吸食血液,渴求人類鮮血的因子就會爆發,這是吸血鬼無法抵禦的本能,所以絕對不能斷食,不然就會被基因佔據理智進而狂暴。

初次聞到韓文清的血液是在第一賽季的四強賽會場,場內空調的氣息讓葉修的鼻膜不是很舒服,途中暫離到館外吹吹熱風呼吸新鮮空氣。等到場館裡傳出悶重的觀眾聲響,葉修算算時間也差不多該回選手席去。推開大門沒注意到門後方的來者,肩頭與對方撞在一塊,葉修因撞擊力道反彈,腳步微些踉蹌,還未看清眼前是誰,就被一股甜香濃郁的氣味給吸引。

「走路要看路。」抬頭就見對方濃密的眉頭緊緊蹙起,臉色有些不滿的看向他,知道對方是大漠孤煙的操作者,凶狠氣魄的面容沒讓葉修有任何膽怯或不爽,只是平淡的揉了揉發疼的肩頭,稍稍點頭示意。

韓文清閃身拉開門把,葉修瞥見他臂上破皮滲出點點血絲,抬起手的那刻濃醇的甜味又竄入葉修的鼻裡,而對方沉穩規律的心率隨著鮮甜的氣味擾亂葉修的感官。昨天才剛補足食慾的腹部,在這股濃烈的香醇氣味下激烈蠕動,瞬間飢餓難耐,葉修覺察不對勁,趕忙鬆開放在門把上的手,緊抿雙唇不讓尖銳的齒牙冒出。沒有發覺葉修的異狀,韓文清眼睛直視前方繞過葉修走出場館。

葉修承認韓文清給予他的感覺與常人有些許不同,不是因為當時競爭廝殺的關係,而是韓文清本人由內而外散發出的氣味,讓葉修體內吸血鬼的基因直覺韓文清的血液就是他所想要的。還未品嘗過,但那股氣味卻一直竄入鼻中,進駐腦海中的記憶區塊揮之不去。

──他知道這一連串無可避免的變化是什麼,吸血鬼一旦遇到他們命定的氣息,就再也擺脫不掉。

「呵呵,老韓的血嗎?感覺很枯燥乏味。」故作正經的吸了一口菸。

「是嗎?」蘇沐橙笑笑的看向葉修。

……顯然不該告訴蘇沐橙吸血鬼的習性,被這妹子逮個正著。



*有任何問題都能私訊,感謝閱讀的各位,抱歉佔TAG。

*有剩餘數量會在CWT39委託寄攤。

2014-11-24  | 14 1  |     |  #韩叶
评论(1)
热度(14)
 

© 落葉歸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