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葉歸根。

懶貓/雜食性/灣家人
圖文雙修,懶癌重症。

全職高手/韓葉

 

【韓葉】與子終生相守

※韓葉短篇,只是想寫個結婚文。

 
 
 

清晨時刻被枕邊人挖起,從窗外望出去天空已有些翻白,夏至的關係太陽來的比較早,過沒多久黎明劃破漆暗的顏色。葉修無奈的頂著整晚翻覆而成的鳥巢頭看向正在穿衣的韓文清,耙了耙微些翹起的髮絲,今日是重大的日子,葉修也沒多賴床,恍神的進入浴室梳洗整理儀容。

 

「早餐我幫你買好放桌上,吃完就要換衣服了,蘇沐橙說我們必須在六點以前準備好。」

 

還沒醒過來的葉修慢吞吞的挪著步伐,伸手拿出紙袋裡的油條並掰成兩段,讓油脆的油條吸收甘甜的豆漿,再放入口中咀嚼。韓文清確定葉修有乖乖進食後,又進到臥室開始準備今天整天需要的事宜。

 

看著掛衣架上掛著的兩套直挺白西裝,韓文清手中拿著熨斗,細心的在布料上各處熨燙,讓質地上好的材質變得更筆挺。

 

挑選禮服的時候,看著一黑一白的西裝,蘇沐橙原先的決定是白西裝給葉修,黑西裝給韓文清,就像某個既定的印象,新娘就該身著白紗而新郎就該穿著黑西。韓文清只是淡淡的看了眼葉修後,決定黑西裝讓他穿,自己身著白服,說是葉修的膚色黑色更襯他。而葉修咬著口中的糖果平淡的說,爭啥?兩人都穿白西裝不就得了。本來就對穿著打扮沒什麼研究的兩人,其實穿什麼顏色、款式對他們來說都沒差別,但身為主辦人的陳果和蘇沐橙,執意他倆一定要選出一套來。最後拍定另外選的兩套白色西裝,蘇沐橙露出滿意的笑容,白色西裝更能襯出兩位重點新人。

 
 

「沒想到婚禮的前置作業這麼繁鎖。」葉修叼著一根棒棒糖,正在戒菸的他無時無刻起了菸癮那滋味還真是難受,但葉修一旦下了決心,就是要完成到底。

 

「你要慶幸我們這還只是證婚儀式,繁瑣的在明天。」想到中式婚禮一條條傳統的習俗,葉修稍稍嘆了口氣。

 

「個人覺得只要小小的形式就行,我們可都不是會搞浪漫的人……」

「所以才需要蘇沐橙幫我們打理婚禮的事宜。」女性對於婚禮總有著憧憬和美好的想法。

「嗯,希望能早點結束讓我上榮耀就行。我們來PK一場。」

「真人PK的話今晚就行。」

「大白天的,真是不害臊。」

 

勾勾韓文清的小腿,溫熱的體溫透過衣物傳導給雙方,葉修對上韓文清在陽光反射下波光粼粼的雙瞳,拿掉口中的糖果,頭微抬,軟嫩的唇瓣貼上薄嫩雙唇,韓文清的唇舌嚐到葉修嘴上殘留糖果甜膩的口感。

 

一吻方休,韓文清輕拍葉修的腰腹:「快更衣,再拖下去就要遲了。」

 
 
 

「你們終於到了,再不來我就要去你們住處綁人了。」榮耀聯盟的女性們各司其職的幫葉修和韓文清整裝。

 

「真是人要衣裝,佛要金裝。」楚雲秀看著臉上正被抹著粉底液的葉修,難以想像這人打扮起來好看的要命,印象中邋遢不修邊幅的榮耀教科書,在眾女性的巧手下呈現出優雅清新的氣質。蘇沐橙沒有讓葉修的臉上抹過多的粉底或遮瑕,他的皮膚本就白皙不需要過多的修飾,只重點在眼底下的烏黑眼圈,那是長期熬夜而成的,用刷具沾了點黃色的遮瑕膏遮蓋青黑的色澤,讓葉修的眼神能更有精神些,但慵懶的神情卻是無法改變的,任何方法都莫過於榮耀,那是能讓葉修眼睛發亮的唯一方式。

 

葉修本身就生的斯文,只是盡心於榮耀,對容貌的打扮或整理他都不在乎,偶爾鬍渣長了會修剪。韓文清也如同葉修,不太在乎外表。兩個遊戲宅被女性精心打扮下,雖都是淡妝,卻也添了平時不會有的氣息,些微的改變足以令人驚訝。

 

「呦!老韓挺帥的嘛!」不同於葉修白淨的膚質,韓文清的膚色比他深了幾色號,由於固定每天早晨都會外出鍛練體力,吸收了太陽光線,呈現出小麥色的健康肌膚。

 

韓文清也詫異葉修稍微上了妝的改變,乾淨的膚質只淡淡的刷了跟膚色相同的粉底液,粉嫩的唇瓣只塗抹了無色的護唇膏,卻讓淡粉的嘴唇更加亮澤,下眼窩的黑眼圈使用遮瑕膏掩蓋,讓憔悴的雙眼此時變的明亮。

 

「你也是。」嘴角弧度微彎,不明顯的弧度,卻軟化了韓文清剛硬面龐的神情。原先皺眉的臉也因化妝變的不再震懾人心,韓文清淡淡的笑容讓葉修微些走神。化妝真的太神奇了!

 

門被敲響,一打開就見藍雨戰隊的隊員們站在門外。

 

「握槽你誰啊!!!是那個邋遢到不行嘲諷滿點的葉修嗎?!!!怎麼可能這麼帥,你到底是用了什麼法子!這太誇張了你真的是葉修嘛?還是誰假扮了你!說說說說說說說!你的真身到底是誰?!」一來就來了個最吵的賓客,葉修真想拿東西塞住黃少天的嘴,讓耳朵清靜一下。

 

「真是恭喜葉神和韓隊。」喻文州默默的把黃少天推到一旁去,向葉修和韓文清各握手。

「也謝謝你們大老遠跑來參加。」

 

「喂喂喂喂喂喂!!葉修你怎麼可以忽略我,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快說你到底是誰!!!」眾人也快受不了黃少天的話嘮,最後是魏琛上前把黃少天帶離開後才解決噪音。

 
 

蘇沐橙出去看了眼會場的情況,賓客陸續就席,場內也做好一切工作,「都整裝好了,婚禮也差不多可以開始了。」

 

「等會門一開,你們就可以進場了。」蘇沐橙對站在門外的兩人交待,說完閃身進門內。

 
 

「老韓你緊張嗎?」葉修用左手握了握韓文清的右手,寬厚溫熱的掌心所傳來的溫度,隨著自身心跳的聲音逐漸緩和。

 

「你說呢?」查覺到葉修稍稍使力的左手,韓文清也收緊了掌中的手。

 
 

大門一打開,亮白的燈光打在兩人身上,身著白色西裝的葉修和韓文清,並無一般新人挽著手入場,而是手指之間十指相扣著,是娶是嫁都無所謂,他們擁有彼此,平等的站在對方身旁。

 

跨出的第一步,兩人在網遊中相識相殺的初次見面。

邁出的第二步,榮耀聯盟建立起,兩人在聯賽中敵對競爭,從網遊廝殺到賽場。

踏出的第三步,葉修因實力下滑從嘉世離開宣布退役,與他戰鬥多年的韓文清,堅信葉修的實力並無退步,因為他瞭解葉修。

走出的第四步,全明星賽上,熟悉的龍抬頭招式,他知道葉修始終是會回歸的,韓文清對鏡頭拋下一句"我等你回來。"

葉修也絕不是會輕易放棄的人,繞了點遠路但終究還是回來了。

如同韓文清的信念是一如既往,葉修的信念也不曾改變過。所以"他回來了。"

 

發覺韓文清的步伐越來越快,韓文清也察覺葉修的速度與他不同,雖然繼續往前走,卻放緩速度停頓幾秒讓葉修與他平行,兩人默契的互相配合著對方,一方快了就放緩等待另一方,另一方慢了就提高速度追上,不是賽場上的廝殺追逐,而是伴侶間的配合等候。

 

不再是互相看著的對方,而是雙雙平行向前走著,平穩的踩著紅地毯,他們知道對方就在身旁,無需過多的言語或動作,是深已至骨的心靈契合。

 

最終走到禮台面前,停下。

 

「我韓文清(葉修),請你葉修(韓文清),做我生命中的伴侶和我唯一的愛人。我將珍惜我們的友誼,愛你,不論是現在,將來,還是永遠。我會信任你,尊敬你,我將和你一起歡笑,一起哭泣。我會忠誠的愛著你,無論未來是好的還是壞的,是艱難的還是安樂的,我都會陪你一起度過。無論準備迎接什麼樣的生活,我都會一直守護在這裡。就像我伸出手讓你緊握住一樣,我會將我的生命交付於你。」

 

「嗯咳咳……」方銳站在禮台後方,清了清喉嚨。

「韓文清新郎,你是否願意娶葉修新郎為夫,和他結為一體,愛他、安慰他、尊重他、保護他,像你愛自己一樣。不論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貧窮,始終忠於他,直到離開世界?」

「我願意。」

「葉修新郎,你是否願意娶韓文清新郎為夫,和他結為一體,愛他、安慰他、尊重他、保護他,像你愛自己一樣。不論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貧窮,始終忠於他,直到離開世界?」

「我願意。」

 

兩人面對面,毫無遮掩坦然的望進對方的眼瞳,不約而同的在眸中看見相同的波光。

 

「現在交換戒指。」拿出銀戒各套在雙方的左手無名指上。

 

「新郎可以親吻新郎了。」

 

葉修抓住韓文清的手掌,頭稍微抬起,粉潤的唇瓣輕貼上韓文清薄軟的雙唇,對於葉修的主動,韓文清回給他一個更深刻的唇吻,直到在座各位賓客的掌聲響起時,才正式完成了證婚程序。

 

「恭喜啊!葉修,韓文清!」站在禮台後方的方銳由衷的祝福這對新人。

 

「謝謝。」葉修扯開嘴角微笑,轉頭和韓文清對視了一眼,迅速抓住韓文清的手順勢往禮台外衝,韓文清反應過來後與葉修並肩奔馳著。

 

「抓住那對落跑的新人!!!!」後方的方銳想扯住葉修的禮服,卻抓了個空。

 

「韓隊、葉修!別忘了明天的喜宴啊!!!」蘇沐橙對著兩人急匆匆的背影大吼。

 
 
 

「這鞋子真該死的難跑!」

跑到轎車旁趕忙打開車門跳進去,催促韓文清快點行駛,對著後方追來的各戰隊選手們,搖下車窗向他們揮揮手。

 
 

「累啊……讓我補個眠吧。」韓文清的安全駕駛讓人很放心,一放倒副駕駛座的座椅,二話不說閉上眼睛準備睡覺。

「蓋著,別著涼了。」韓文清趁紅燈時,把白色西裝大衣蓋在葉修身上。

「晚安,葉夫人。」猛地在韓文清額上落下一吻。

 

韓文清愣了一秒,檢查葉修身上的外套蓋的掩實,撥開他額角的髮絲,溫柔的在飽滿的天庭骨上輕吻。

 

「晚安,韓夫人。」

 
 
 

十年……往後還有更多的十年,不再是競爭敵對關係,而是成為對方想翱翔天際時的羽翼,抑或是並肩而行無論幸禍一同進退,直至未來生老病死。


執子之手,與子終生相守。





FIN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都穿白西裝的韓葉好棒QQQQQQQQ(腦補過頭
把結婚誓詞的一些部分改掉(。


希望能寫出甜蜜的感覺,最近總是處在低潮期的我......

不論畫圖寫文都還需要再加強,但就著對韓葉的愛,還是沒法放棄。

十年韓葉,深刻的情感也烙印在我的內心。

儘管我的文字表達手法不是很好,但還是盡我所能表現出我所愛的韓葉。

2014-08-21  | 37 8  |     |  #全职高手 #韩叶
评论(8)
热度(37)
 

© 落葉歸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