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葉歸根。

懶貓/雜食性/灣家人
圖文雙修,懶癌重症。

全職高手/韓葉

 

【韓葉】去去,鬼快走!!!

※韓葉短篇,請無視標題(。

※200粉點文, @桃子の人造伊甸。 點的韓葉

※最近卡殼的很嚴重,拿先前塗鴉時的腦洞來寫

※背景想寫原作向...我會盡量不OOC的_(:3JZ)_

※一點都不恐怖的鬼故事(…

 
 
 

搶BOSS搶的正起勁時,冷颼颼的陰氣透過耳罩式耳機傳入葉修耳裡,還在想這個地圖明明就不會有這樣的背景音出現,一抬頭就被螢幕後方血肉糢糊的透明物體給嚇著。

 

頭一秒心臟感到一陣緊縮,在想到眼前這令人作噁恐懼的面孔是來自某位好兄弟後下一秒就釋懷,面前突然出現鬼片裡才會有的嚇人景象,任誰看到第一秒一定都是先被驚嚇到,自認心臟很強的葉修難免也先受到驚嚇的洗禮才又回復淡然自若的神情繼續搶野圖BOSS。

 

「怎麼了?」一旁正在觀看韓劇的蘇沐橙把葉修肩膀猛然一縮的情況看在眼裡,「不舒服就休息去。」以為是他熬夜熬過頭身子開始出問題了。

 

「沒事,只是這附近不太乾淨,該找人清理清理了。」葉修擺擺手,嘴裡叼著只剩短短一截的菸,用眼角餘光瞄到了那張足以令人高聲尖叫的恐怖面容,七月到了真的是各式各樣的好兄弟全都跑出來溜達,不過就算鬼門沒開也總是看到許多透明氣體在他眼前飄來盪去。

 
 

葉修至今仍找不到他能看到鬼魂的原因,在某天補眠時耳邊老是有人在向他說話,情況如同今日,一睜開眼就一張毛骨悚然的鬼臉貼在眼前,當時真的差點被嚇到心臟漏跳一拍。久而久之就了解到這些魂魄只是想要完成生前沒有做完的心願,才來找他幫忙,但他一律無視掉這些跟牛皮糖一樣黏在他後頭的好兄弟們,不想蹚任何的渾水。

 

哪知道這些野鬼們居然趁他睡覺時附身,陳果被他怪異的行徑嚇的打電話叫救護車,清醒後得知情況的葉修此後都不太敢熟睡,一旦感受到自己快要進入深層睡眠時就急忙掐大腿提神,眼底下的黑圈一天比一天黑。

 
 

發覺自己能看到鬼魂後,他從未看見好友的身影,大概早已投胎去了,能放下生前的事對蘇沐秋來說是好事,一直像這些好兄弟有著未完的心願徘徊在周遭,遲早會變成孤魂野鬼而無法投胎,葉修可不想看到好友死後的樣貌。

 

他也不是個太鐵齒或太迷信的人,所有的精力都放到榮耀上頭了,這些本來就不是他會多留意的事,直到他可以看到鬼魂後才有些改觀,但日子還是一樣過,就算不小心脫口而出,恐怕沒什麼人會相信,還會認為他是在嚇人。怕鬼是不至於,但總是突然地出現在你面前,誰都會被嚇到吧!仍是無法習慣那些來去自如、一下出現一下消失的好兄弟們。

 
 

捻熄指間那截快要燒到手指的菸,葉修又再重新點上新的一根,才要繼續搶BOSS的作業時,那張血淋淋的面容就擋在螢幕前,雖然鬼魂是透明的,但還是有礙觀瞻。葉修伸手揮了揮想把好兄弟讓人驚恐的容貌給拍掉,卻因為無法碰觸而老是揮空。

 

「葉修,你是不是該去休息了…」

「據說太常熬夜容易中風。」

 

一旁經過的魏琛看到葉修詭異的行徑,拍了拍葉修的肩膀語重心長的關愛他。

 

「…哪兒來的滾哪去。」拍掉魏琛的手,放棄拍開擋在螢幕前的鬼魂,只好透過那張噁心的面容完成搶BOSS的程序,不忘回嗆魏琛:「你年紀一大把了,不要沒搶到BOSS就激動的心肌梗塞。」

「呸呸呸!老夫正值英俊瀟灑的而立之年,才不是風中殘燭的老頭。」

 
 

站起身做了個伸展運動,這幾日沒有充足的睡眠同時又花費精力在榮耀上,葉修感到頭昏眼花,腦袋脹痛的難以忍受,蘇沐橙彷彿沒有把注意放在韓劇上,像似隨時都能察覺到葉修的狀況:「去睡一覺吧。」蹙起好看的眉頭,美女不管做什麼表情都是美女。

 

「出門買包菸好了,吹吹風提神一下。」

 

回給蘇沐橙一抹笑容,示意她不用擔心,自己的身體狀況他懂得,不過…差不多要到極限的程度了。

 

打了個大哈欠,在魏琛一句,也幫老夫買一包的嗓門下離開興欣網吧。

 
 
 

酷暑時期午後的太陽依舊灼人,處在睡眠不足的狀態被陽光一曬皮膚開始滲出點點汗水,只能靠一邊些許的陰影來遮陽,眼角餘光瞄到方才在網吧裡纏著他的鬼也跟上來,葉修沒有太多的心思放在它身上。店家離網吧不遠,快要抵達時,只感到肩膀猛地被推了一把,本來就有些暈眩的腦袋連帶著腳步有些虛浮,趕忙想要穩住身子,後方卻有來車經過,司機一看到人行道上有人晃了出來,連忙猛按喇叭,刺耳的聲響穿破整個巷子。

 

突然一股拉力把葉修拉回原位,原先處在一旁的鬼魂立時消失不見,盯著抓住他手臂的主人,頭一抬,就看見熟悉的面容--銳利的劍眉、侵略性的眼神、緊抿住的薄唇、陰蟄的臉色。這些加總起來都讓陌生人會不由自主的雙腿打顫,遞上錢包。

 

「欸?你怎麼會在這?」借助韓文清的力量站穩後,葉修耙了耙頭髮,眨了眨眼疑惑的看向他。

 

「說你搶BOSS搶的太過火讓我直接過來盯你。」

 

沒有把起因原由告訴葉修,反正他也猜得到,韓文清就簡潔有力的向他解釋。

 

「又被纏上了?」蹙起的眉頭夾得更緊,韓文清死死抓著葉修的手腕,他眼底下的黑眼圈一看就知道怎麼來的,除了熬夜打榮耀以外就是被鬼纏身不得安睡。而知道葉修這項祕密的人也就只有韓文清。

 

「嗯…身體借我一下啊!」不在乎路人的眼光,葉修牽住韓文清厚實的手掌。這麼寬大的手掌想納入自己手裡有些不太行啊…但溫熱的體溫卻讓葉修感到放鬆。

 
 

就這樣維持牽手的姿勢買完菸並步行回興欣,葉修在快要到門口時就放開韓文清的手掌,就算興欣戰隊全都知曉了他跟韓文清的關係,卻並沒有要世人都知道。

 

葉修快速的帶著韓文清經過前台,在網吧裡的客人們察覺到韓文清之前讓他跟著一起上樓。

 

「嗯?真是稀客啊!」

「來探查敵情的嗎?」

「監視。」眼神瞥向葉修。

 

「那老韓你還是回去好了。」往韓文清的方向吐了一圈煙。

「免談。」

 
 
 

傍晚時刻陳果提議大夥一同出去吃晚飯,原因是韓文清來到興欣,總要意思下請客人吃頓飯。

 

「不是應該是老韓要請我們吃飯嗎?」

「哪有客人請我們的道理。」陳果無奈的反駁。

 

最後在老闆娘的帶領下來到一家小吃店,飯菜還沒送上來魏琛就點了一打的啤酒,連包子也被魏琛的舉動影響跟著叫了啤酒,葉修和韓文清是不喝的,除了做為職業選手的關係,還有葉修的酒量極差,一杯倒外最嚴重的就是被鬼附身,只要是昏迷不醒或熟睡的狀態下葉修都會被鬼附上身。

 

「你們也來喝一杯!」看著後輩和其他人都被魏琛灌酒灌到臉紅迷茫,葉修仍舊不沾一滴,韓文清也是回絕的態度。

 

「你們不要給我喝太醉,等下怎麼走回去?!」陳果沒喝酒的緣故也是因為這群人的關係,看著他們越來越吵鬧,都想直接把他們扔在這了。

 

「咦?哪杯是我的?」看向桌上凌亂的杯子,除了啤酒他們也叫了些綠茶來喝,但是啤酒一消泡那顏色跟綠茶幾乎是一模一樣的,貌似他的杯子放在韓文清面前,吃了點熱炒嘴巴有些乾,也不確認這到底是酒還是綠茶,僅憑腦中的印象就一杯乾了,入口時葉修驚覺不妙,才想要把杯子放下的同時,忽然一陣天旋地轉,眼一閉,整顆腦袋直接往餐桌上倒去,韓文清眼明手快的撐住葉修的肩頸,才沒讓他的頭腦撞在桌上。

 

陳果聽見杯子落地的聲響,扭頭一看就看見葉修已不醒人事,頭又開始脹疼。

 

「韓隊不好意思,能麻煩你照顧葉修嗎?」

「原本是要請你的,結果讓你看到這樣混亂的場面。」

「沒事。」

 

起身揹起昏迷的葉修,向陳果和蘇沐橙告辭後把人給揹回旅店。在韓文清的碰觸下,葉修就只是個單純醉倒的人,不必擔心會被孤魂野鬼附身。

 
 

要揹著一個大男人步行到旅館也還是有些吃力,儘管平常都有在鍛鍊,而葉修也沒太重,但男人一定的重量還是有,韓文清只是短暫離開給自己倒杯水喝而已,回頭就看見葉修起來了。

 

還不明瞭葉修喝醉後會被附身,只當他是難受的醒來,才想要把水杯遞到他眼前,下一秒葉修就驚恐的躲到角落縮起身軀,對著韓文清說不要過來、不要過來。

 

被葉修一連串的舉動給嚇著,心想葉修又在跟他玩哪招,想伸手把他拉起,卻再碰到他以前葉修又迅速得躲到別的地方,但房內空間狹小,真正能躲的地方幾乎沒有,最後葉修驚慌失措的躲進浴室並把門鎖起,嘴裡還喃喃著不要過來不要過來。韓文清的太陽穴一陣抽痛,剛開始還想說是葉修發酒瘋,但聽過葉修曾向他說過熟睡時會被附身就有些猜到來龍去脈,很顯然葉修早醉昏了,所以讓鬼魂有機可趁。

 

現在該解決的是如何撬開浴室的門讓自己能碰到葉修,好讓他體內的鬼被驅散掉。

 

正動腦筋思考時,浴室的門就開了,韓文清趕忙閃身進浴室並用身體堵住門口,這樣也不怕葉修會跑出去。

 

「離開他的身體!」韓文清向前要捉住葉修的臂膀,卻被他手中的東西給劃破皮膚,留下一道血痕。

 

「離我遠一點!!!」葉修手中拿的是刮鬍刀,銳利的刀片在空中揮舞著。

 

韓文清只是個遊戲宅,就算他玩的角色是拳法家,那也不代表現實中的他就會任何武術或防身術,所以在看到對方拿著刮鬍刀胡亂揮動,無法向前去阻止還只能眼睜睜看著葉修的身體被人佔據發狂著,連足以讓人誤以為是討債的面容都無法起作用,韓文清的額角更痛了。

 

腦中飛速的轉過幾個念頭,在眼角瞥到浴室外的某個物品後,韓文清只好用這個方法來突破現在的情況。

 

伸長手臂抓住小冰箱櫃上的杯子,趁著那鬼還再利用葉修的身軀舞動手中的刀時,韓文清看準間隙把杯子往葉修身上一砸,厚重的馬克杯砸在身上還是會痛的,尤其韓文清還不太保留力氣,鬼痛的彎下身軀,他趕緊上前抓住葉修的手臂,在碰觸的那一刻葉修的身體瞬間癱軟,而他的手臂上也留下一個淡淡的瘀痕,明顯是方才被杯子砸到的地方。

 

抱起葉修放在床鋪上,沒有去收時房內的凌亂,韓文清怕他一離開葉修又被附身,今晚會被鬧的不得安寧。

 

坐飛機到H市來本就有些疲乏,鬧了這一齣後韓文清也覺得疲倦,手死握著葉修的手掌,並讓身驅貼在一起,反覆確認之間沒有任何縫隙後才跟著睡去。

 
 
 

從見到鬼以來就沒有舒服的睡過一覺,葉修眨了眨還有些沉重的眼皮,看著陌生的天花板,昨日酒醉還未清醒,腦袋還有些宿醉的疼痛,才一杯酒而已就可以搞成這樣,葉修無奈的揉了揉太陽穴,想起身盥洗時因腰上的重量而無法起床。

 

往旁一看韓文清睡覺的容顏瞬間放大數倍,葉修也被嚇了一跳,大概是被鬼嚇太多次了,突地近距離看到一張臉都是先被驚嚇到才回神。

 

看向地毯上的雜亂,想來是昨晚他喝醉了,韓文清見證到他被鬼附身後的情況,才死死地抱住自己驅趕鬼魂。

 

反正現在也還在宿醉中,再多睡一會兒也好。

 

大腿如同韓文清放在他腰上的手臂,緊緊的纏住壯實的腰肢,而腰窩上的臂膀也把葉修的身體往懷裡帶,察覺到韓文清的舉動,葉修閉上眼淡淡的一笑。





FIN


標題什麼的請無視謝謝(。

這梗就是我文中所描述到的,一切BUG也請忽視(X

剛好農曆七月到就寫個應景的,只是結尾又爛掉了(躺

這就是卡殼嚴重的下場嘛(…

感謝閱讀我文章的太太們不嫌棄QDQ

2014-07-31  | 17 4  |     |  #全职高手 #韩叶
评论(4)
热度(17)
 

© 落葉歸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