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葉歸根。

懶貓/雜食性/灣家人
圖文雙修,懶癌重症。

全職高手/韓葉

 

【韓葉】哥的技術比你好! 05

※OOC可能有

※林方串場有




05



半夢半醒之間被體內燥熱的溫度給熱醒,葉修煩躁的耙了耙被汗水浸濕的秀髮,生過病剛醒來腦袋還有些昏沉,抬手放在額頭上探探溫度,但手掌心的熱度和濕黏觸感沒能自己感受出是否退燒了,瞇著眼看向窗外一片漆黑,眼睛習慣黑暗後隱約可以看見房裡的擺設,葉修瞥了一眼牆上的時鐘--現在是凌晨三點。疲累的身軀因為全身黏膩躺也不是不躺也不是,但身體還在不舒服的狀態也管不了這麼多,身體往後一倒,原本在暈眩的頭腦變得更加昏頭轉向。躺下的同時手掌貌似揮到床頭櫃上的物品,被掃落到地板上後發出尖銳的碰撞聲,躺在一旁床上的韓文清也被這偌大的聲響給吵醒。


「葉修?」原先還處在睡眠中突然轉醒,聲音有些迷糊帶點低啞。


「老韓…我熱…」不耐煩的把蓋在腹上一半的床單給踢下床,韓文清開啟小夜燈後就看到葉修的此舉。


「忍著。」

說完起身撿起被踢到地上的床單,重新蓋回到葉修身上,但只蓋在他的小腹上,由於葉修在生病,韓文清完全沒開任何的風扇,所以他自己也睡在炎熱的室內裡,才簡單的一個舉動韓文清也感到體內開始冒出更多的汗水,抹掉額上的薄汗,韓文清也同樣跟葉修在忍耐夜裡的高溫。


「我想喝水。」身體缺失過多的水分,喉嚨的火辣乾燥又加劇身體的難受度。


昏沉沉的躺在床上,下一秒一隻有力的臂膀撐起葉修的頭部,冰涼的玻璃杯貼在微些乾燥的唇上,溫涼的液體滑入咽喉中讓乾渴感得以解除,一大杯的水都喝完後葉修才覺得舒坦,雖然身上還是很燥熱但難抵睡魔,葉修躺沒幾秒就閉上眼睛沉沉睡去。


韓文清看葉修入睡後,才安心的把杯子放在安全處,看了一眼葉修後也躺在床上進入睡眠。




在床上翻來覆去,一來是因為炎熱的氣溫,二來是昨天幾乎都在睡覺,葉修早已睡飽只好無聊的在床鋪上翻滾。


韓文清端著粥走進房門就看到葉修不安分的蠕動著,抬眼看到他走進來,葉修抬腳輕輕的踹了踹韓文清的大腿,惹來他的警告:「別亂動!」一手撐著鍋子底盤一手抓住葉修的腳踝,不管是生病還是退燒狀態葉修都很不聽話。


「起來吃粥。」


放開對腳踝的束縛,看著已退燒但身體還有些癱軟的人懶洋洋的趴在床上,那彷彿軟骨動物的姿態讓韓文清也想抬腳踹踹他。


「老韓你早上沒拍攝嗎?」


頭埋在棉被裡悶悶的出聲,卻還是被韓文清給聽清楚,「下午才要去。」


「但是我早上有一場,我退燒了,無故曠職也不好。」

「昨天就幫你請假了。」

「不行啊這樣會延後進度的…」

「聽話,閉嘴。」威嚇一聲,葉修聽到韓文清震懾的語氣,抬起悶在被裡的頭,「老韓你好老媽子。」下一秒腰部受到攻擊。



吃完清粥後,葉修拿了把扇子在一旁搧著,韓文清仍舊還是不給他吹電扇,空調更是不用妄想了。


百無聊賴的坐躺在床上,看著另一旁的韓文清正在讀著劇本,偶爾蓋起本子看向別處,應該是在默背台詞。葉修想到客廳去看電視但韓文清不準,說他現在剛病好要好好躺著休養,但葉修認為他在躺下去背部都要躺爛了。


「我要去洗澡。」全身的濕黏讓他一整夜不舒服,想起昨晚是韓文清幫他擦澡的,而且還擦到走火,雖然起了生理反應解決的方式不是撸出來就是平息,但韓文清卻選擇幫他射出來,這讓厚臉皮的葉修都感到有些不自在。


想到昨晚韓文清幫他撸管,葉修不自覺的挖出腦中的記憶,他發現韓文清在幫他解決的時後褲襠上也支起了帳篷,看來昨天不只他有反應,幫人的韓文清也有。回想起在淋浴間韓文清的器具癱軟在兩腿間,但用眼睛一看就可猜到的份量,除了激起想要比較的慾*望還有想看沉甸甸的陽*具站起來的模樣。葉修沒發覺他的視線正落在韓文清的褲襠上。


連抬眼都沒抬,彷彿沒聽見葉修的話仍專注在劇本上,葉修想偷偷摸摸的溜出去但背後接收到銳利的視線又讓他坐回去。


「不然老韓你幫我洗?」正專心的在背劇本,被葉修這一句話成功引起注意,韓文清挑眉看向葉修,蓋上手中的本子沒反對也沒答應,葉修繼續勸:「兩人一起洗還可以互相搓背。」


看來葉修為了解決身上的黏膩,跟韓文清一道洗澡也都無所謂了,反正兩個大男人還能發生什麼事,頂多就是磨蹭出了反應互相撸出來就是。喻導特意讓他跟林敬言換房不就是為了讓他跟韓文清培養感情,這樣拍戲才拍的出感覺--只是葉修沒想到他倆當真假戲真做培養出真感情來了,方銳還得到一筆不低的賭金…但那都是後話。


「隨你。」淡淡的看了一眼葉修後就起身去拿衣物。


宿舍裡的浴室不大不小,雖沒浴缸只能淋浴。站進一個人還略顯大,但這次擠進了兩個男人就有些擁擠了,葉修時常感覺到後背會磨蹭到韓文清的肌膚,甚至微微一彎腰屁股都會頂到某個東西,提出主意的葉修也有些後悔,不過韓文清不讓他自己洗那也只好兩人一起洗,而且韓文清還會幫他洗頭外加按摩,讓葉修那丁點的不自在全拋到九霄雲外。


兩人平穩沒出任何火花的洗完澡,韓文清先一步出潮濕的浴室擦拭身上的水珠,讓葉修繼續待在氤氳溫熱的淋浴間不受到風寒,乾濕分離的好處頓顯。拿起掛在一旁的毛巾,單單掛在腰上,葉修觀察著韓文清的肌肉曲線,不愧是有在鍛鍊的人,儘管腿部受過傷,卻還是維持簡單的訓練。腹部肌肉的線條不誇張,卻在一用力時會出現更明顯的肌理線條,還有腰腹下的胯骨線條,那是足以讓女性瘋狂的人魚線。韓文清察覺到葉修的視線,沒點破任由他看著。


突然響起門鈴聲,韓文清站在浴室門口,說了句我去開後連衣物都沒穿就出去了。


葉修也只圍了條毛巾,絲毫不在意會被韓文清罵,一出浴室後因為韓文清擋在門口所以無法看見上門的是誰,但門外的人貌似看到了葉修,頭一伸才知道按門鈴的是方銳和林敬言。這兩人現在真是走到哪黏到哪,完全分不開。


而方銳驚愕的在韓文清和葉修身上來回看著,像是震撼於知道了什麼祕密的樣子,驚愣完馬上就換上一臉猥瑣的笑容,「唉呀,不知道老韓你跟葉修在洗鴛鴦浴,我們還上門打擾真是不應該…」葉修一聽方銳的發言還有那不懷好意的笑容就知道他誤會了。


「那你就快離開別打擾我們。」沒做解釋走向前親暱的把手放在韓文清的肩上,朝方銳和林敬言揮了揮手像在送客。


韓文清看到葉修也只圍了條毛巾,臉色變的陰暗:「快去穿衣服!」


葉修只好摸摸鼻子再度鑽回浴室,方銳更加肯定這絕對是事後澡,但林敬言卻打破方銳的妄想,「看葉修應該是病好了,這些水果還是收下吧。」拿著一籃的果物遞給韓文清。


「謝謝。」


在方銳正想要進一步詢問時,林敬言淡淡的說了句打擾後就拖著方銳回隔壁房。




「老林你看他倆進展多快。」

「你也知道葉修生病了,或許韓文清只是單純幫他洗澡而已。」

「怎麼可能!美食當前不吃多可惜…而且雙方還裸體待在浴室裡,不想擦出火都難。」

林敬言無奈的笑了笑,他相信韓文清的自制力,不會這麼快就把葉修吃掉,畢竟韓文清要的是葉修的心,所以他會一步一步慢慢來,若只想要身體上的契合那就直接坦承當性伴侶就行。


「別亂猜了,他們倆之間的事我們也只能稍微推一把,之後還是要看他們自己。」

「這可不行,我都賭葉修會被韓文清攻陷了,若走向跟我預期得不一樣那我不是要輸錢了?」原來不是為了葉修著想而是自己的錢嗎…林敬言為葉修攤上方銳這好友感到有些憐憫,看來葉修落入韓文清的掌中是既定的事實。





TBC


就這樣慢慢撸到一萬字多了...之後會寫多少還不知道(#

可以確定是韓→→→→←葉這樣(咦

至少老韓不是只有單鍵頭而是慢慢變成雙鍵頭了(?

繼續讓林方串場,彌補我一直想寫林方卻沒寫出來的遺憾Orz

喻魏的份面也有些少,但後期一定會有...

评论(2)
热度(32)
 

© 落葉歸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