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葉歸根。

懶貓/雜食性/灣家人
圖文雙修,懶癌重症。

全職高手/韓葉

 

【韓葉】手指。

※韓葉短篇

※韓文清經紀人x葉修鋼琴家

※OOC可能有,他們都不屬於我

 



燙熱的不銹鋼鍋從鍋蓋邊緣發出噗嚕的水聲,站在爐台前的葉修一聽到水滾了就關掉爐火,些微走神的葉修下意識伸手要去拿起鍋蓋,指尖碰到蓋頭時一股燙熱的溫度快速傳導,皮膚難以忍受的溫度刺痛整個指尖,葉修皺眉趕緊放開鍋蓋,蓋子隨地心引力掉落在地板上發出尖銳的聲響。葉修無視地上的鍋蓋,看著一、兩秒後就變得紅腫的指尖,把陣陣刺痛的指尖放進嘴裡,用軟嫩的舌頭舔吮著發疼的地方,想用唾液減緩痛楚。

 

一進門就聽到廚房傳來器具碰撞的吵雜聲,韓文清拎著兩袋食材放置在桌上後才進廚房察看,看到地板上的鍋蓋還有葉修正在吸吮著手指就知道他被燙傷了,皺起眉頭走過去一手抓住葉修的手腕並拉到眼前細看,紅腫的手指沒有消退的跡象。韓文清轉開水龍頭,抓著葉修的手放到水注下沖淡燙傷的地方,但燙紅的皮膚仍舊是腫脹的情況,韓文清二話不說拉著葉修到客廳逼他坐下後搜出急救箱裡的治燙傷藥膏,在肌膚上塗抹一層白色的膏狀物後才放下手中的東西抬眼看向葉修。知道韓文清是在等他說明原由,葉修就只用一句話打發他,「不小心恍神燙到。」

 

知道葉修總是會在腦中模擬樂曲並假想彈琴時的感受,就因為他熱愛著鋼琴所以才會時常在腦海裡演練著,但這老是讓葉修身上撞出一些瘀青的小傷。他是鋼琴之神那又如何,韓文清只知道葉修在生活方面毫不在意,有屋簷可以遮風擋雨、有泡麵或外食讓他吃就可以過生活了。除了鋼琴以外的事物,葉修一律很懶的去管轄,尤其睡眠這塊,都要年近30了還是維持不正常作息,這讓生活規律的韓文清看不慣葉修的顛倒生活,只好入住他家且快到10點時就會把葉修壓在床上逼他睡覺,講不聽就直接身體力行消耗他過多的精力,被韓文清逼迫過健康的生活,葉修的肚子逐漸有些鬆垮,臉頰也越發圓潤,但至少氣色變得更好。

 
 

「最不能不小心的就是你的手,居然徒手去掀鍋蓋,就算傷的不嚴重也還是要注意!」看著韓文清板起面孔開口就是訓話,這樣的事情不知道發生過多少次,韓文清卻還是耐著性子一次又一次嚴厲的教訓。

 

然而葉修的弊病是長年累積而成的,生活作息是調整回來了,但精神方面的集中力卻不是韓文清可以控制的範圍,所以他只能勸阻再勸阻,不讓葉修碰任何會傷到手的尖銳器具,差點連紙張都禁止葉修碰觸,就因為有一次葉修翻樂譜時被紙張劃傷手指,葉修真心覺得那次的事情韓文清太大驚小怪了。他也知道鋼琴家最重視的就是手,所以也鮮少接觸那些會對手有傷害的物品,卻還是免不了一些小擦傷。

 

葉修直視韓文清散發銳利氣息的雙瞳,從他的眼神可看到些許的怒火,知道韓文清是禁止他進入廚房的,但肚子餓過頭總是會想煮點東西來吃,尤其當韓文清出門去買菜時飢腸轆轆的生理反應實在讓他難以忍受,就受不了自己下廚燒開水要煮泡麵來吃。

 

「這次是我的錯,下次我會打起萬分精神再進廚房的。」舉起雙手葉修以示投降,後半句一出口時韓文清的眼神更加凶狠,葉修覺得經紀人這行業不適合他,看看這兇猛的眼神,給十個人看絕對都說他是混道上的。

 

「老韓你保護慾太過了,適可而止就行,這是我的手我知道該如何避免。」聽到葉修的話韓文清冷冷的勾起一邊嘴角,他也知道對於葉修種種的約束有些是太過了,但做為一個經紀人和戀人來說,韓文清不想葉修的手受到重大的傷害,他是個強勢的男人當然會有想要保護情人不受到任何一絲損傷的想法,儘管葉修也是個粗皮肉厚的男性,知道他心裡也存在著同樣想法,就是因為是在乎的人所以才會更加嚴厲管束。

 
 

韓文清迅速抓住葉修那隻高舉沒受傷的左手,猛然一拉張嘴就用牙齒咬住葉修的手指,被咬住的疼痛感讓葉修吃痛一聲,白皙的肌膚瞬間留有淡淡血絲的牙印。

 

「老韓你都幾歲了,這麼幼稚的報復也想得出來!」想抽回手卻礙於韓文清力道過大一直無法掙脫。

 

「你都不好好注意了我為何還要這麼操心?」說完又在手腕上留下不重的牙齒印。

 
 

葉修的手指不似女生那般圓潤滑嫩,跟男人一樣有明顯的骨節和微些粗糙的觸感,不常受到紫外線照射的雙手肌膚白皙,但還不到蒼白的程度,手心的紅潤還有指甲的粉嫩色澤足以看得出來這雙手被細心呵護著。

 

察覺韓文清的眼神越發炙熱,葉修用另一隻手抬起韓文清的下巴,稍做調戲:「我都不知道你是戀手癖。」韓文清沒有撥掉搔弄著下顎的手。

 

「是啊,所以我喜歡看你用手幫我撸出來。」說完同時抓住葉修的手往胯下帶。

 

「這招沒下限的把戲誰教的?」沒有把手抽出來,反而收攏五指隔著柔軟的布料抓住處在趴軟狀態的重要部位。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一定是我引薦老魏給你的關係。」不在場的魏琛徹底中槍。

 
 

手指沿著周圍描繪形狀,在葉修的挑逗下韓文清起了反應,察覺掌心底下的物體逐漸脹大,葉修似笑非笑的用手指戳了戳韓文清的臉頰:「去幫我做飯。」語句下一秒把放在褲檔上的手給順勢抽出,韓文清微瞇眼傾身向前,手臂撐在沙發上,做出包圍的舉動,居高臨下的看著葉修,深沉的瞳孔如黑豹獵食前的眼神。


「滅火。」


葉修視線向下望向正撐起帳篷的胯下抵著下半身,無奈的說:「我是真的餓了…」


「用手解決也行。」強硬的再度抓起葉修的左手,伸舌舔弄方才留下齒印的地方。葉修被韓文清這麼舔吮一鬧身體也竄起一股火苗。

 
 

「讓你見識下哥不只彈琴厲害,撸管更是一流。」手指靈活迅速的解開韓文清的褲頭。

 
 
 
 
 
 

FIN


臥槽後面整個寫歪了啊Orzzzzzzzzzzzzzzzz

葉神的語氣還是沒能揣摩的很好,倒是讓韓文清OOC的刷了一把沒下限的招數_(:3」ㄥ)_

然後結尾就這樣真的就這樣了(被揍

原本只是想寫葉神好看的手指我到底衝到哪裡去了呢......?(還敢說#

评论(2)
热度(43)
 

© 落葉歸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