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葉歸根。

懶貓/雜食性/灣家人
圖文雙修,懶癌重症。

全職高手/韓葉

 

【韓葉】追逐

※韓葉短篇

韓文清警探x葉修詐欺犯

※靈感來自美國影集《White Collar》

不接受、不喜歡者請三思

 
 
 
 

調動了局方的警力人員,並在各個出口還有一切皆有可能逃離的地方都安置上各個警備人員,為的就是逮捕到惡名昭彰的詐欺犯。高超的手法與技巧耍的警方團團轉,通緝這名嫌犯已久卻因為他聰明的頭腦和手段遲遲沒有繩之以法。調查時隱瞞警探的身分從眼線的嘴裡得知罪犯會在一家私人博物館的中午休息時刻,把館內目前所展示的珠寶給換成贗品,在成堆的珠寶裡頭嫌犯會把哪個掉包帶走卻不得而知,所以只能把警力埋伏在各處並監視館內最貴的16克拉喀什米爾藍寶石鑽戒。

 
 

「韓探員,人員都已經佈署好了,就只等葉修踏入我們的包圍。」打開監視車的車門,其中一名警探上來就開口報告情況。


正看著各個螢幕中的畫面,韓文清戴著耳麥對各個小組下著指令,「還有五分鐘就到館內休息的時間,各組打起精神,不准給我大意!」

眾人嚴陣以待打起萬分的精神擴大視野範圍看守各個死角,然而時間過去了一分一秒,數名警衛就這樣在館內豎起背脊,毫無鬆懈的過了一個小時,卻遲遲沒等到詐欺犯的出現,而出去休息完畢的人員也依依回到了館中開始下午的工作,雖然過了休息時間但警方依舊不敢大意,而博物館的公關經理也向警員道明既然時間已過應該可以撤掉警力,不然這麼多警員他們的生意也不用做了。

 

韓文清從耳麥中聽到小隊組長報告的消息後,用平淡的語氣告知分隊長:「我去跟他說。」說完摘掉耳麥,臉色嚴肅的離開監視車並進到館內。


「曹經理請恕我無法把警力收回,若我們就此鬆懈那就會讓葉修有機可趁,雖然我們從眼線那得知他會趁這段時間掉包,但反過來想他一定也會知道這時後警力最嚴,一旦撤掉警備他就會得逞。」絲毫不給公關經理有任何的拒絕,韓文清面無表情的面容讓經理微微顫抖,眼前的人完全不像只是個穿著西裝的探員,反而是像特種部隊的勇猛將領。

最後折衷把三分之一的警力給撤掉,在外頭進行搜索和監督。韓文清交代完事情後就轉身鑽進監視車裡頭,戴上耳麥繼續盯著螢幕上的動靜,直到一批客人進入了館內後,韓文清察覺事情有點不太對勁。


「盯好方才進去的人馬!」車裡的警探們各個提高警覺的開始注意動向,直到螢幕上晃過一個人的身影後韓文清立馬丟下耳麥快速的衝進館內,在看到一名身穿工作人員制服的人迅速通過某個運送的出口後韓文清趕忙追過去抬起手腕對著監聽手錶下指示,要求外頭的警方注意嫌犯。

在衝出門口後看到四周圍的高牆,韓文清無語的望著外頭一個警方都沒有運送處,「遲了…」看著圍牆上方,韓文清已肯定葉修狡猾的把珠寶掉包且逃離現場了。佈下重重的警力果然還是無法追捕到葉修,這場貓追老鼠的遊戲依舊是老鼠贏得了勝利。

 
 

回局方報告時,雖然上司都知道葉修是個難以抓捕住的詐欺犯,但已經加重警力在配上韓文清這名數一數二的探員的指揮居然還是讓葉修從他們的眼皮底下溜走,並且是直接裝扮成員工的樣子在裡頭犯案,看來在休息時間結束後葉修就已經潛入進館內做好犯案的佈置了。儘管有了這麼多有力的助手卻還是讓人給逃了,上司的臉色也面有難堪,但他們追捕葉修也好幾年了,所以才會讓他們這麼頭疼。

 

韓文清留在局裡把剩餘的後續工作都給處理完畢後,猛然發現已經過了下班的時間,外面的天色也早已變成漆黑的夜色,收拾好辦公桌上的資料並分門放回資料箱後,韓文清這才離開並回到家去休息。

 

手握住門把的瞬間,韓文清就察覺不對勁,掏出槍帶裡的手槍,慢慢的繞至房屋後方,輕輕的打開了後門並放低姿態悄無聲息的進入他的住所,屋裡漆黑一片卻沒有妨礙韓文清行徑的路線,直到經過了廚房要走向客廳時,天花板上的電燈突然一亮,韓文清迅速的把槍口指向了後方,在看到來人後並沒有把手槍放下,而是按下扣板機繼續對準眼前的人。

 

「把槍放下吧。」


來人抽著菸輕鬆的看著繃緊的韓文清,察覺他絲毫沒有想要放下槍的想法,他只好無奈的舉起雙手做出投降的姿勢,此人正是警方追查多年的詐欺犯-葉修。


「怎麼可以對著情人舉槍呢,這烏黑的洞口實在太危險了。」


擺了擺手,葉修發現韓文清還是一動不動的維持原先姿勢,葉修奈何不了他只好冒著中彈的風險朝韓文清走去。

走至韓文清面前差幾步遠的距離而已,韓文清迅速的把手槍往旁一丟,雷厲風行的朝前大跨幾步雙手兇猛的抓住葉修並把他整個人扭轉要摔到地上,宛如猜到韓文清的舉動,葉修趕忙調整姿勢扭轉身軀才沒讓韓文清把他整個人重重摔倒在地,毫無拖泥帶水的動作讓葉修冒冷汗,隨即發覺韓文清正在氣頭上,看來是他今日的竊取行為讓他大為光火。

 

想要趕緊脫離此刻火氣正大的韓文清手裡,卻被死緊的拽住無法如願,葉修嘆了口氣決定現下先把他的毛順平了再來解決後續一連串的問題。



「葉修…去自首吧。」


韓文清低沉的說了一句話,表情有些複雜的看著葉修那姣好的面孔,眼前的人一而再再而三的騙他說會改過自新,他也很努力的相信葉修,卻又掉入陷阱一次次的被他欺騙,自從上次兩人吵過架後再到今日的見面,已過半年之久,韓文清眼神透露著太多的情感,雖然拿槍指著他,卻遲遲下不了手,就算打向他的膝蓋讓他不能逃走也好但韓文清發現他做不到。


「如果我說不呢?」


葉修認真的看向韓文清,在認識韓文清以前他就已經在做壞事了,要他金盆洗手不幹那還不如直接把他抓進牢裡比較快,在聽到葉修的回應後,韓文清無力的放開了雙手。

「這次掉換珠寶的行為,可是我讓眼線透露出去的,不然以你那拙劣的偽裝手段怎麼可能騙過我們這些騙子。」看著韓文清疲累的癱倒在沙發的一旁,葉修也只能裝作無動於衷,儘管相愛但他卻不能為了韓文清去自首,他知道他所做的事情不光明磊落,但他已無法抽身。


「這次…我就捨棄一回。」


從口袋裡拿出今日下午在館內竊盜取出的真正珠寶,葉修抓住韓文清的手腕讓他手掌攤開,並把寶石放在他的手中,起身準備離開。

韓文清緊緊握住手中的寶石,驀然的抓住了葉修纖細的手腕,用力把他往下拉。而起身到一半還未站穩的葉修身形一晃直接倒入韓文清的懷中。


「你…愛過我嗎?」


緊緊抓住葉修的手,漆黑的瞳孔深沉的闖入葉修的眼中,看著那雙帶點棕色的雙眼裡映照出他的模樣,韓文清從來沒這麼脆弱過,也只有眼前的人能把他逼成這樣。

他的眼神和情緒讓葉修心臟緊縮,道不出的痛苦在裡頭化開,葉修用另一隻自由的手抱住韓文清,雙唇貼上韓文清那兩瓣微些冰涼的唇,沒有發任何一語用舉動告訴了韓文清他的回覆。

 

吻畢,葉修想掙扎卻掙不開,察覺韓文清又有話想說,就靜靜的待在他懷中等他開口。


「效命警方如何?」由上往下看見葉修纖長的睫毛,韓文清在他頭頂落下一吻。


「如果用你的頭腦和技術,可以幫警方增高破案率,這樣你的刑期也可以減緩。」

雖然提出了這個問題,但韓文清心中已經猜想到葉修的答案了,只是他還是不願放棄。


「我不想被束縛住…」

「如果是為了警方,我不要…但如果是為了你,我可以…前提是你不再是警探。」


料想到葉修的答覆,如果葉修就這麼簡單的答應了他,那警方也不會通緝葉修這麼多年。


「今晚陪著我吧,別走了。」


把手中的珠寶往旁一丟,絲毫不在乎這是顆價值幾十億的貴重物品,韓文清此時心裡只在乎葉修,猛然一翻身把葉修壓在身下,察覺韓文清接下來的意圖,葉修回給他一抹引誘的笑容,抬起膝蓋往韓文清的胯部蹭去,互相伸手解開對方的衣裳,接下來室內一片旖旎情色。

葉修直喘息的呻吟瘋狂的撩撥著韓文清的理智,激烈的晃動下身並欣賞葉修陷入情慾時難以自拔還有求饒的哭泣模樣,韓文清越來越不想放手,但他知道他沒有辦法困住眼前這個追逐自由的人。

 

直到葉修昏了過去韓文清依舊沒有把脹大的物體抽離葉修身體裡,環抱著懷裡的人,韓文清知道,等到葉修醒來,他們就會變成以往的模式,周而復始的追逐葉修的背影,直到他累了或者是被韓文清抓住才肯罷休。

 
韓文清溺愛的享受葉修躺在他懷中的感覺,輕撫著因汗水而有些濕潤的黑髮,並用指尖抹拭掉殘留在眼角的淚液,最後閉上雙眼投入甜美的夢鄉。 





END


這篇本來是為了昨天葉修生賀寫的,但結局不算好的就沒拿來當賀文

生賀就是要寫甜的,放上這種沒結果的實在不好_(:3」ㄥ)_

评论(2)
热度(22)
 

© 落葉歸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