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葉歸根。

懶貓/雜食性/灣家人
圖文雙修,懶癌重症。

全職高手/韓葉

 

【韓葉】哥的技術比你好! 02

※林方夫夫閃光有(?

※後記略長(#




02



被強迫答應接下跟韓文清一起合作的劇本,葉修心裡雖然有排斥但還是秉著演員敬業的精神把下午該拍的戲都完美收工,回到公司給予的住所葉修瞥了眼隔壁的房門,門口的名牌掛著兩個人的名字,但葉修的眼裡只看見韓文清三大字,默默的覺得那三個字有些刺眼。

 

掏出鑰匙打開門鎖,一進門就看見一大箱紙箱擺放在玄關門口,上頭貼了張便條紙,葉修拿起一看發現是方銳的字跡。

 

『喻導說為了能拍出高質量的作品,要求你和老林換房然後跟韓文清培養感情,所以留下鑰匙然後快滾去隔壁吧!』

 

句末還附上了欠扁的笑臉表情,葉修無語的看著方銳留下的便條,從他留話的語氣就知道方銳是非常期待跟林敬言過上幾天的兩人世界,想到兩位會在房間各處激情,葉修差點沒把方銳從頭到尾罵過一遍。

 

葉修任命的抱起紙箱,如果他真的不想拍的話也沒人能阻止的了他,至於之後不再拒絕的原因是他也被激起了鬥爭的心情,何不讓劇情來個反轉,稍微想像一下韓文清在他身下被幹的模樣,葉修是覺得挺帶感的。看著鞋櫃上頭有另一串鑰匙,那應該是林敬言來時留下來的,葉修拿起鑰匙並把他自己的放在同一位子上,幸好公司配給他們的住所每面牆壁都很厚實,能有效的起到隔音效果,不然他可能天天都要聽到林方這對現充歡愛的聲音。

 
 

在門上敲了幾下,隔了幾秒大門打開後韓文清的容顏出現在葉修眼前,葉修直視著韓文清那張足以混在道上討債的面孔:「要錢包找點心大大拿去。」

 

沒有理會葉修的言詞,打開門側著身體讓葉修得以抱著紙箱進門,顯然韓文清也已經得知要跟葉修處上一段時間,一進入就聞到飯菜的香味,葉修才想起現在是晚餐的時間,把手上的紙箱先擺放在一旁後就看見一旁的餐桌上擺著三菜一湯。

 

「老韓你會煮飯?!」

 

驚愕的看著一臉面無表情的韓文清,沒有回覆葉修的問句,韓文清無語的坐回椅上拿起方才吃到一半的飯碗,察覺葉修還站在一旁,向他撇了一眼:「自己拿碗筷吃飯。」

 

低沉的嗓音傳入葉修耳裡,這才讓葉修從驚訝的狀態裡回復正常,添了碗飯後就坐在韓文清的對面開動,菜餚放入口中咀嚼的瞬間,葉修再度被嚇到,韓文清不只會做飯連味道都不差,這樣的手藝很難想像是出自韓文清的雙手。

 

「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發現兩人之間的氣氛有些尷尬,不曉得是不是只有葉修這樣覺得,所以他試圖找話化解微妙的氛圍,大概是因為他們之間沒什麼過多的交集,雖然就住在隔壁,但遇見韓文清的次數不算多,且他也不是那種會主動找人談話的人,而葉修雖然隨和,卻也沒有什麼太多的機會能向韓文清攀談。

 
 

「之前一個人住,久了就會了…」

 

「我不像你是個生活白痴。」

 

聽到韓文清的調侃,葉修立馬反駁:「哥煮的泡麵可是神級的。」

 

「…」

 
 

兩人把桌上的飯菜都給清空後,胃部的滿足感讓葉修想要抽根菸來消化一下。拿出打火機要把指間的菸給點起時,一旁收碗筷的韓文清迅速的搶過葉修手中的菸,在葉修驚愣的同時把菸給丟進垃圾桶,一臉陰暗的對他說:「要抽給我出門抽,不準在房裡。」

 

韓文清的排斥舉動讓葉修回過神來,只好摸摸鼻子拿著打火機和外套出門抽菸,誰叫他現在居住在別人的屋簷下,當然要尊重別人的權益。

 

在外頭吞雲吐霧著,葉修被夜晚的冷風吹的有些發冷,察覺手中的菸也抽的差不多,捻息菸頭的火把菸蒂丟進垃圾桶後就進門準備洗個舒服的熱水澡。

 

一進門就直視韓文清的顏面,剛毅的臉孔讓葉修的心跳微快,安撫好情緒直接望入韓文清漆黑的雙瞳,兩人就這麼大眼瞪小眼互看了幾分鐘後,韓文清輕皺眉頭先開口說話:「熱水只到11點,過後就沒了,要洗就快去。」

 

葉修應了一聲後就經過對方,雙方都在流動的空氣中聞到了對方身上的味道,韓文清剛洗好澡流露出一股清爽的男性香味,而葉修身上的菸草味也竄入韓文清的鼻裡,嗅到的同時雙方的內心有股異樣的情愫擴散開來。

 
 
 

用熱水洗完的身體感到舒爽,全身上下的血液流暢順通,葉修擦拭髮上的水珠,卻沒在客廳和廚房看見韓文清,可能已經在房裡先睡了。

 

走到房門前,看見門口底下透露出房內的燈光,葉修輕輕轉開門把稍微打開,目光從門縫中看過去,房裡的韓文清正蹲著馬步,像是在練武術的基礎底功。韓文清隱藏在黑色T恤底下的背肌由於用力的關係顯示出完美的線條,視線往下移,圓翹的臀部也包裹在運動長褲裡,葉修想起今天在淋浴間裡偶然看到的裸體,只感到剛洗完逐漸在冷卻的身體有股燥熱襲捲全身,而喉嚨變的乾渴。

 

直到韓文清轉換動作而微露出小腿上的傷痕時,葉修才猛的回過神來。

 

「要看就進來看,跟小偷似的在偷窺做什麼。」無奈的語氣傳入耳裡,原來韓文清早已知道葉修正在偷看他,而韓文清也明確的感受到葉修灼熱的視線,只是沒有點破。

 

待葉修進門,韓文清拿起一旁的毛巾擦乾臉上的汗水,葉修搶先一步遞給他裝著水的杯子,讓他可以補充水分。

 

「腳不是受傷不能練武嗎?」聽著韓文清輕喘的聲音,低沉的喘息仿佛情事完畢的嗓音,葉修察覺想遠了趕忙把思緒拉回來。

 

「由於傷到的是十字韌帶,雖可以做基礎的動作,但時間不能過久,也不行長時間維持同一個動作。」

 

可能是發覺葉修的視線放在他受傷的腿上,韓文清沒忌諱的就拉起運動褲直接給他看治療過卻留下不可抹滅的痕跡。葉修吃驚的瞪著不算猙獰卻有道長到大腿的傷痕,原以為只有傷到小腿的長度。韓文清沒有特意去遮掩傷疤,所以有不少人無意間看過韓文清腿部的傷疤,且他受傷的消息不是什麼需要隱瞞的重要秘密。而葉修在淋浴間時因角度的問題沒讓他看清楚韓文清那條已受傷的腿。

 

「冬天的時候是挺痛的…」

看著葉修皺眉的樣子,韓文清的眼神罕見的流露出溫柔的情緒。

 

在看到葉修裹在毛巾底下的頭髮依舊滴著水珠,不發任何一語幫他擦拭起濕潤的髮絲,被韓文清突然的舉動給嚇著,正想開口阻止卻因為韓文清擦乾的同時順帶按摩頭部,讓葉修舒服的打消了勸阻的念頭,今天觀察下來讓葉修見證到許多不同面貌的韓文清,殊不知能引出韓文清這些樣貌完全是因為葉修本人,只是他沒察覺到。

 

「頭髮吹乾了就快點睡。」

 

伸手在葉修的後腦杓輕拍幾下,因按摩而舒服到打盹的葉修把頭髮弄乾後,就往另一張床上躺去。雖睡在同一間房,但床是分開的,豎起耳朵聽到韓文清入睡的鼾聲後,葉修覺得有些許道不出的情感在心裡萌芽著。

 
 
 

早晨一到,葉修就被窗外的明亮的陽光給叫醒,揉了揉半瞇的雙眼,有些睡眼惺忪的想再躺回床上,但想到今日還有拍攝的行程就只好默默的起床進廁所盥洗,整理好儀容後看著餐桌上香味十足的早點,想來是韓文清早已起床準備好早餐給他,而環視了下屋內各個地方並沒有看見韓文清,猜想應該是已經去公司了。

 

吃完韓文清做好的早餐,也換好了外出的服裝,一出門就看見林敬言和方銳在門口擁吻起來,看了幾秒後就知道是方銳主動向林敬言索吻,一大早就看到這對情侶曬恩愛,葉修只覺得他眼睛要被閃瞎了,走過去一腳踹在方銳的屁股上:「一大早發什麼情,想閃瞎哥的雙眼啊!」

 

「咦?韓文清沒送你出門嗎?」

 

放開環在林敬言脖頸上的雙臂,方銳一臉曖昧的望著葉修,知道他話語裡的意思,葉修翻了個白眼,沒如方銳所願直接把事實說出來:「他早就上班去了,送我幹嘛。」說完就朝電梯門走去準備搭電梯下樓。

 

「你覺得呢?他會不會被韓文清攻陷?」方銳壞笑的看著葉修的背影,而林敬言只是溫柔的笑著。

 

「世事難料。」林敬言沒有正面回答方銳。

 

「虧我還出主意給喻導說要他們倆住一起培養感情。」聽到方銳露出有點哀怨的語氣,林敬言只覺得好笑。

 

「你只是為了能跟我有多一點的時間在一起才去跟喻導提議的吧。」道出了方銳的真實想法。

 

「錯!我是真的在撮合他們兩個,雖然有一部分是真的想要有多點的時間在兩人世界上…」

 

「但我是真心想看他們在一起的,看…我人多好!」方銳得意的抬起下巴。

 

面對方銳厚臉皮的發言林敬言只是笑著摸了摸他的臉頰,沒有給任何的評語。






TBC


呃呃呃呃呃呃呃林方夫夫好像太搶戲了(?

因為先前林敬言生日時我給忘了所以就讓林方戲碼多點(咦

好吧其實是我也太愛林方所以就給他們兩個足夠的分面(?

反正之前也說到會有其他CP的戲份了wwwwwwwww

所以就寫了林敬言寵溺點心大大的畫面,結果自己腦補到流血身亡(躺


合宿方面我是參照韓星的娛樂公司,我挺喜歡這種練習生時期就把人丟在一起培養感情和默契的合宿制

其實也只是想寫寫韓葉同居時的感覺(噴血(?

我一直覺得如果由老韓來照顧葉神的生活真的有夠萌的(滾

所以就把葉神設定成生活白癡了,雖然他應該是真的只會煮泡麵(#

至於韓葉的情感會培養到何種程度大家不是都知道了嘛wwww


等主要本篇寫完會開個林方或喻魏的番外

這兩對我超想寫得但因為摔韓葉坑摔到重傷一直沒時間寫Orz

再加上又在繪圖整個速度慢炸(我才不會說有一半是拖延症發作了(靠

2014-05-21  | 29  |     |  #全職高手 #韓葉
评论
热度(29)
 

© 落葉歸根。 | Powered by LOFTER